99%破碎的美国梦:出身贫富比个人努力重要的「靠爸」时代
编辑时间:2020-08-12 作者:

作者:张育轩(伦敦大学学院(UCL)政治理论硕士)

James Truslow Adams在他1931年书版的美国史诗当中描写美国梦,他写到:美国梦是一个梦想着一片土地的梦,在那土地上所有人的人生会变得更好、更富裕并且更充实。每个人都会根据自己的能力和才能有着不同的机会。

但是事情不是这样的。从美国到全世界,出身贫富逐渐变得比个人努力来得重要,而这问题的根源在于资本主义本身。

Thomas Piketty,法国经济学家,他的重磅着作:《二十一世纪资本论》(Capital in the 21st century)刚在英语世界出版便随即掀起了滔天巨浪,迅速地攻下Amazon畅销书第一名的宝座。

金融时报称他为经济学界的摇滚巨星。保罗克鲁曼(Paul Krugman),诺贝尔经济学得奖者,已经在纽约时报和纽约客中连发三篇文章讚誉这位新兴的经济学家,他形容这是近十年来最重要的着作之一。更甚者,一些人称Piketty先生为现代的托克维尔,从法国远道而来为美国的政治经济写下了重要的观察。

99%破碎的美国梦:出身贫富比个人努力重要的「靠爸」时代
1%和99%

这本书的基本论点是这样的:资本主义存在根本的缺陷,自然地会使社会越来越不平等,也就是富人越富。这里不平等指的是财富不平等,而这种不平等严重的话会造成社会政治等的不平等。

为什幺会这样?Piketty把重点着重在「资本」这个古老的概念上面。当资本的累积速度超过经济成长率,不平等便会加剧。资本的累积速度取决于资本的回报率,从历史长期看来,资本的回报率大约是5%左右,然而工作收入却和生产力/经济成长率息息相关。如果经济成长率很高,那幺资本累积速度和经济成长率之间的差距便会减小,所有人的财产都会增加,不平等也不会是问题。

但是,当经济成长放缓,不平等问题便会显现出来,因为工作收入成长停滞,资本累积速度却不会下降太多。也就是说一般人的收入会因为经济成长停滞而十年不变,但是拥有大量资产的富人每年依然是至少5%的速度在增加财富。惊人的是,Piketty的研究显示这是历史的常态。

Piketty的创举在于他花费15年的时间搜集研究各国的税务资料,特别是英美法三国,时间甚至可以追朔到法国大革命之前。他发现今天美国的不平等状况不仅仅是朝向19世纪欧洲的收入不平等发展:顶端的10%富人掌握国家近半的财富,而剩下90%的依赖微薄的收入生存(见下表)。

更糟糕的是,美国正在走向当年他所唾弃的那种承袭制资本主义(Patrimonial Capitalism)。在这种制度之下,有能力的个人不决定经济的走向,而是由那些继承家产的富裕后代来决定。而且承袭制资本主义不仅仅会让这些拥有万贯家产的权贵垄断经济利益,还会连带垄断政治决策,形塑寡头统治。

最近普林斯顿两位教授的研究就指出过去30年来美国重大的政策,公众意见毫无影响力,而富人、企业和游说团体则几乎左右政策的发展。

99%破碎的美国梦:出身贫富比个人努力重要的「靠爸」时代 作者自製图表|数据来源:Paul Krugman

美国历史上一直都存在着资产累积数代的富豪,但是不平等在过去似乎不是那幺大的问题。这有其历史和政治因素,在一战以前,美国接纳大量的移民,并且有着大量未开发的土地,快速的经济成长和大量的开发使得类似洛克菲勒那样的富豪并没有占有过多的国家整体收入,大约只有5%而已。到了1950年代左右拜高税率之赐甚至掉到了2.5%。

感谢「佔领华尔街」的主要发起人之一,人类学家David Graeber,这些权贵在今日有个新的代称,叫做1%。这里说的是真正的有钱人,就是那些承袭许多财产、土地、资本的人,而不是富有才能领高薪的人,后者也是在剩下的99%当中。

美国的1%在过去30年以来享受各式各样越来越多的减税措施,从1970年代的70%高所得税率,到现在甚至完全不必缴税。美国政策对富人的偏袒可谓无以复加,这同样反映在收入上面。30年以前这些1%的家庭获得企业所得的17%,而现在高达43%。

这些数据在在显示现今美国社会不平等的状况是多幺地严重,而Piketty的书正是说出了问题的关键,不要以为这些1%的有钱人是充满才智,天赋异稟等值得坐拥那幺多的财富,研究显示他们什幺都不做就可以看着财富增加。

加税,全球税

Piketty将近几年这个最重大的不平等辩论推向了一个新的境界,把不平等的问题建构起一个完整的经济理论。除了论述不平等的原因和架构,他也提出了解决之道,虽然看起来简单而不太高明,但似乎是目前最有效的方式:加税。

在卫报和金融时报他写的两篇评论当中,他倡议对1%的富人课徵80%的所得税率。这不是异想天开,因为美国过去也曾经对其课过高达70%的所得税,在那段期间经济成长也没有受到什幺影响。一些研究甚至指出富人低税的政策反而对整体经济有害,会使财富更往富人集中。

加税这招可以减少1%的财富累积,更可以将这些钱运用在其它公共利益的项目上面。不过这需要强力的政治力量才能达成,目前美国政治上不存在这样一股强大的力量,特别是茶党还如此兴盛的状况之下。

除了国内加税,Piketty还倡议课徵全球税,也就是在全球範围内对全球富豪进行课税,让这些富豪甚至不能把钱藏在开曼群岛这样的免税天堂。富比士的一项研究显示,1983年到2013年之间,全球顶端富豪的财富成长比世界经济成长多了三倍之多。

这些藏匿的金钱不仅仅对世界经济埋下阴影,更影响现代民主政治的运作。然而课徵全球税需要非常紧密的国际合作,而且可能会受到主权国家和富人自身的强烈抵抗,更不必说缺乏理论基础,这个想法实现的可能性非常低。

台湾

儘管这本书以讨论欧美为主,但是所提出的论点值得各国参考。在台湾的我们也深陷越来越糟糕的不平等,社会普遍不满,之前的太阳花运动更是折射出类似的焦虑:低薪、物价上涨、就业前景黯淡等问题环绕在许多年轻人的心头,而台湾的1%们(如果有这幺一群)在两岸交流之中占尽好处。

这不是一个自由民主社会应该有的样子,而任何国家都应该避免政治经济被少数人垄断。除了加速经济成长和加税之外,还有一些是普通公民可以做的。

第一个最直接是拒绝那1%直接垄断政治权力,因此美国不应该选出第三个姓Bush的总统(前总统老布希的儿子,小布希的弟弟Jeb Bush近来似乎有意2016年问鼎白宫),而台北市也不应该选出一个声称要把薪水捐出来的市长。

另一个是公共辩论,30多年来不平等的状况加剧不单单是美国的问题,更是全球的问题。公众需要对此进行深刻的讨论,并且了解问题的严重性和讨论出可行的改革方法。如此去推动政治上的变革和政策的改变。这个世界不应该是为了1%的利益而运转而牺牲那99%的我们。

每个人都有类似美国梦那样的希望:让生活变得更好的机会。而这个梦现在正遭受巨大的威胁,如果要改变,越早开始越好。

参考资料金融时报:Save capitalism from the capitalists by taxing wealth 卫报:Why the 1% should pay tax at 80% New York Times: Why we are in a new gilded age? New York Times: 美国走向拼爹时代 FT: Capital in the 21st century New Republic: Why Thomas Piketty is right? 99%破碎的美国梦:出身贫富比个人努力重要的「靠爸」时代 Photo Credit:Sue GardnerCC BY SA 3.0
上一篇: 下一篇: